激光去雀斑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60分的我,已经是你最棒的孩子 [复制链接]

1#
治疗白癜风的好医院 https://wapyyk.39.net/hospital/89ac7_detail.html

这些是真实的青年访谈录、

这些也是虚构的小说;

故事在地球的某个角落发生,

又在另一个角落被讲述;

无数人前仆后继地追求生活的确定性,

最终发现,不确定性才是宇宙的真相。

折叠青年No.04:半半名校应届毕业生,单亲家庭独生女本文主笔:阿尘Achen人类观察家,来自宇宙的一颗小尘埃以下内容,有真有假如有雷同,就是真的本文共字阅读时间11分钟-01雀斑-半半和妈妈是「折叠宇宙咨询室」的常客,因为半半的雀斑总是反反复复。“阿尘,她马上要毕业找工作了,这雀斑......又出来了......可太耽误事了。”半半妈一脸愁容,这个月她的头发越发花白了,“你看,这一面试,人家还没看你简历,就看得出来你是......”“妈,你都念了一万遍了。”半半悄悄翻了个白眼。“阿尘,除了激光,还有别的办法吗?”女儿的无所谓让半半妈心火直冒,“我知道,这种治疗方法已经很过时了,市面上能做这个项目的地方本来就不多,这年头还有谁长雀斑啊......多亏阿尘你给我们推荐,才找到几台老机器给她做激光。”雀斑,激光biubiubiu后褪得很快,只是要注意防晒,一不小心重新长出来也很容易,所谓去也匆匆,来也匆匆。归根结底,长雀斑是基因决定的。“哎!我叫你别出门,别晒太阳!”半半妈想起真正的罪魁祸首,又抓着半半念叨。“雀斑就雀斑,看得出就看得出,原汁原味的一个人,我就这样了。”半半反而摆出更加无所谓的一身轻松。“哎呀!”半半妈急得眼眶红了,“好不容易上了个名牌大学......这么多年,这么不容易,给你创造了这样的条件......哎......”半半笑不出来了,心烦着沉默。“都怪我,当年怀你的时候,家里条件差,什么都没准备好,哎......你看你爸后来跟那女人生小圆的时候,赚钱了,条件好了,小圆生下来之前这些小问题都修好了。你看,小圆这从小到大,样样都好,哪里都挑不出毛病。哎......都怪我,都怪我,都是我,把这些病遗传给你了。”比起被骂被碎碎念,半半最怕看到的是妈妈的自责。“妈......”半半轻轻拍了拍妈妈的肩膀,“你看,除了雀斑,我还散光呢,除了散光,我跑步也不快,不仅跑不快,这一看我这小短腿就知道是什么品种,是不是?横竖就长成这么一个人了,就算面试的时候看到我的脸没暴露底细,难道一辈子都能瞒着吗?妈,你不能相信那种好莱坞电影啊,那个什么基因编辑鸡汤电影《千钧一发》,你真的得少看。”本来还在担心女儿身上那一个肉眼可见的bug,没想到女儿自己把所有bug报菜名来了一遍,半半妈突然不知道是该哭还是笑。“妈,这世界当然没那么好,但也没那么糟。”半半趁势又搂了下妈妈日渐单薄的肩膀,“对了,我跟小圆约了冲浪,我得赶紧去了。”“你老跟她玩,有什么可玩的......”半半妈每次都难免嘀咕。半半就当没听见,母女俩跟我打了个招呼一起走了。-02小圆-小圆是比较贵的那种小孩。比半半至少贵两倍吧,所以半半是半半,小圆是小圆。有的人出生的时候只拿到半手牌,有的人一落地就握着王炸。“半半!在这里!”小圆那颀长白晳的四肢在不远处上蹿下跳。小圆比半半小5岁,是“新孩子”。新孩子都有白皙无暇的皮肤,当然也有父母喜欢运动款的,给孩子定制了小麦色。手长脚长这种基本配置当然不用说了,只要钱到位,连膝盖骨的形状都能定做。最近几年有个新潮流,“手控”的爹妈还能给孩子定制那种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,就为了好看。长大后的“新孩子”也卷的一塌糊涂。体育路线的,都要卷成了奥运配置;科研路线的,恨不得念中学时就拿下诺贝尔奖;那些创意路线的,就更卷了,除了比爹妈本身的遗传基因,付钱升级后,还需要后天源源不断的教育投入。半半的父母离婚后,爸爸娶了一个中学美术老师,也就是小圆的妈妈。小圆妈妈一直有个求而不得的画家梦。“新孩子”技术合法后,小圆妈妈立刻约了基因服务,测试了自己遗传给小圆(还是个胚胎的小圆)的基础配置,又照着基因服务机构提供的“绘画人才基因升级套餐”给小圆的起跑线狠狠投资了。“我妈认定,在我出生前就花了那么多钱,加上我出生后学这学那的钱,我必须当上个像模像样的画家。”小圆一边收拾冲浪板一边招呼半半,“可是我喜欢冲浪啊。”“当画家不靠身材吧,”半半调侃道,“你手脚这么长也不能画更好啊。”“这可不是花钱买了改出来的!我妈真的手长脚长,这叫大自然的馈赠。”小圆虽然跟半半不是一个妈,但两个人性格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交集。半半有时候想,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血浓于水?“你马上要毕业找工作了吧?”小圆靠着半半坐下,一边擦头发一边问,“你,还是瞒着你妈?”“嗯。”半半轻轻点头。雀斑也好、散光也好、没有瞩目的运动能力也好,这些并不是半半真正的“缺陷”。这些小bug最多只会把半半拦在那些对“新孩子”有强烈偏好的HR门外。大多数公司在招聘的时候,明面上也不能歧视半半这样自然发育的人,法律法规也不允许企业追问求职人的基因编辑记录。但就像半半妈担心的那样,像雀斑那样肉眼可见的“瑕疵”,直接暴露了半半的属性,也往往给了HR“合法歧视”的余地,悄无声息地筛选掉公司不想要的人。“给我看看你上个礼拜画的。”小圆催促半半。半半打开手机,俩人面前出现了一副全息投影,投影里是一副油画。-03Debug-“最近我好像越来越得心应手了。”半半指着油画上的一角跟小圆说道,“小时候,那些声音、那些味道、那些光线,在我的脑子里乱窜,搞得我心神不宁,画出来之后就好了。”十多年前,小圆和半半第一次见面,刚好在小圆的画室里,生疏的俩姐妹被家长安排着一起玩耍,各自有一搭没一搭地在画布上涂抹。也是那一天,小圆发现了半半的秘密,而这秘密也成了俩姐妹突如其来的纽带。半半的听觉视觉嗅觉,是异常的。半半从记事开始,上课注意力不集中,做作业也总是坐不住,成绩当然也不会好。妈妈每次开完家长会,一边鼓励鞭策半半,一边难免唉声叹气,少不了又要说起当时家里条件差,没给半半做基因优化。半半是努力的,可是努力远远不够。教室窗外的风声像一群劳作的蜜蜂,嗡嗡嗡地绕着半半飞;初春的雨水里有青草的生腥味,半半闻着闻着就走了神;前排同学今天穿了件黑白条纹毛衣,那些纹路跳着跳着就跳成了半半脑里的动画片。在那个画室里,半半本能地画出了她感受到的世界,小圆也算见多识广去过不少美术馆,但也没见过半半那样的画。半半到底比小圆大5岁,看着小圆的反应,想起自己在学校里那些大大小小的挫败感,半半彻底明白了,原来自己“有病”。不能告诉妈妈,不能让妈妈担心和难过。半半跟小圆商量好,把画藏了起来。可那天以后,半半也发现,只要拿起画笔,把那些感觉画出来,自己的脑袋就像卸了货一样轻松。那些打扰自己的东西落在画布上,自己就自在了。“可能不论我多努力,也画不出这样的画。”小圆打断了半半回忆中的思绪。“什么?”半半一时反应不过来,不明白小圆在说什么。“这些画,真的很特别。”小圆若有所思地说道。“啊呀,都这么晚了,我得回家投简历了。”半半看了眼时间,关了全息投影。-04外婆-面试陆陆续续通过了几个。虽然比不上那些“新孩子”神挡杀神的求职体验,靠着辛苦读书考试念上名牌大学的半半,还是能拿到一些offer的。虽然辛苦一些,加班多一些,但收入还不错。想到可以当上一个完全的社会人,有了赚钱的能力,也能让妈妈的生活轻松点,半半很满足。入职培训、适应新同事、新环境,半半淹没在通勤的人潮里,普普通通,忙忙碌碌。“小圆联系过你吗?”妈妈没头没脑地一开门就问。刚下班回家的半半一头雾水。“你爸刚刚联系不上你,就给我打了个电话,小圆最近不是报大学嘛,跟她妈妈吵架,不肯继续学画画,闹了好几个月了,今天人不见了。”妈妈举着手机给半半看。“爸爸,妈妈,我也许不会成为一个好的冲浪选手,但我的确不想当画家。”是小圆留给父母的短信,末了还有一个地址。全家人,或者说是两家人,尴尬又不失礼貌在小圆给的地址所在地门口打了招呼。人头攒动,灯火通明,当事人小圆跟没事人一样地跑来招呼自己的爸爸妈妈、半半、和半半的妈妈。半半惊呆了,偌大的玻璃屋里,满墙都是自己的画。那些承载着每一种异样感受的画布,就这样被角度精准的画廊灯照射着。这样摆出来的画,半半也是第一次看到,竟然有些认不出了。小圆向往来宾客介绍半半,半半意识到,自己就这么原地出道了。“你的工作也稳定了,我才把这个展览做起来。”小圆试探地看着半半,“你不生气吧?”半半都不知道说什么好,往来的人个个拉着她夸她作品好,又恭喜她展览开幕顺利,还有跑来询价想买画的。被给予厚望的女儿怎么都不想当画家。“普普通通”的女儿却误打误撞的天赋异禀。小圆办事虽然离谱至极,但效果不差。她妈妈也没有再说什么,像是终于和什么东西和解了一样。“我没觉得自己能当上什么冲浪选手,我也知道比不过那些出厂设置就搞运动的。可有难度、成功率低的事情就统统不去做了吗?”小圆真正想要的,只是更多的训练时间,和一次尝试的机会。挽着妈妈回家的路上,半半心里有点忐忑,不知道妈妈会说什么,要是再来一通苦情戏自己可真有点吃不消,但妈妈异常地冷静。“你外婆,”没头没尾的,妈妈突然开口说道,“你外婆,在我小时候,总爱给我讲故事。”半半循着妈妈的眼神继续听。“她的故事,跟别人家的都不一样。”妈妈的声音里有少见的松弛,“晚上的时候,她会跟我讲草丛里虫子打鼓的故事,水面上的风吹出一片片纹路来,风是碧绿色的。”半半睁大了眼睛,母女俩停下了脚步。“刚刚,我看到了你的画,就想到了那些故事。”妈妈抬手温柔地捋了捋半半的刘海,“真的是一家人啊。”半半愣了一会儿,又挽紧了妈妈的胳膊,抬步继续往家走:“妈,我觉得当时你们没钱没给我改基因,真是太好了。”-完-

折叠宇宙

折叠青年

谢谢你看完「折叠青年」的第4个人物故事。之后阿尘会见更多的有趣青年,讲述他们的故事。

半半的故事是关于“瑕疵”的。

年,82岁的莫奈疑似患上了白内障,同年却留下了著名的《日本桥及睡莲池》;康定斯基拥有色觉和听觉“联觉”的能力,听见音乐能看到色彩;美国当代画家弥尔顿是红绿色盲,却以黑白绘画闻名世界。

这不是要歌颂病痛,而是关于“正常vs不正常”的界限的追问,真的有那么清晰的区分吗?个体功能的多样性和伴随着多样性产生的“意外”,这些真的是“问题”吗?

如果有一天,技术有能力“优化”人的种种属性,你会有想改变的东西吗?留言告诉我吧。

你的留言和讨论,是阿尘写故事的动力!

折叠宇宙-阿尘

欢迎来到折叠宇宙的世界

科幻、科技、脑洞、哲思

长按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